[field:fulltitle/]

中国IT网 > 互联网 > 电商 > 物流 > 正文

小快递负重前行,马云的 “菜鸟”帝国前路漫漫
2014-02-17 23:49  网络整理    我要评论

三四线城市快递业观察报告

■小快递负重前行 “菜鸟”帝国前路漫漫

IT时报 章蔚玮

“退休”后的马云,再战物流市场,号称投资3000亿的“菜鸟”网络被马云称为未来十年一定要做的一个理想项目,其最直接的愿景是:全国24小时到达。在京沪一线城市,这个愿景已然实现,京东、易迅等电商大佬们追求的是一日三送、一日四送,但在幅员辽阔的中国,24小时的物流速度,在一些三、四线城市看来,如同天方夜谭。物流交通不成熟、收件与派件收益严重失衡都是让“快递”最后不得不沦为“慢递”的无奈成因。“菜鸟”要想变成“大侠”,积淀十年并不夸张。

买家无奈:快递变慢递

田莉娜是居住在上海的内蒙古人,每个月她都要给远在内蒙古一个小县城的妹妹网购一些日用品,快递快不了让她有些无奈,“京东在上海送货一般隔天就能到,但是送到老家至少一个星期,有些还要十多天。”对此,她既无奈又理解,“我们是县城,距离远啊,只要是物流,都要统一时间调配,快不起来。”

遇上像田莉娜这样对快递时间有要求的买主,在“慢递”城市开店的卖家也只能干着急。

红哥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经营一家专售风干牛肉的店,去年将自家老店开到了淘宝上,要将货从内蒙古送往全国,物流慢是他不得不面对的难题,“从我们这到上海,不算今天,至少要4天,遇上性子急的顾客,这买卖就做不成了。”

西藏林芝地区盛产灵芝,在这里,不少当地村民都纷纷在淘宝上开店卖灵芝。但物流同样是当地淘宝主的难题,在几家林芝地区的淘宝店页面上都提醒顾客,从林芝到上海平均需要4-7天,一家灵芝店店主透露,在他所在的林芝八一镇,快递有中通、圆通、申通、韵达,但是快递服务质量参差不齐,“我们只能要求一线城市在四五天送到,偏远的地方七八天能到客户手里就行了。”

边远地区发货慢一倍

“为什么就特别慢呢”?红哥和上海一朋友做了一实验,双方都用圆通快递,上海和内蒙古同时发货,结果上海发的货3天后到了内蒙古,但从内蒙古发出的货5天后才到上海,“问题主要还是在内蒙古地区快递效率太低”。

红哥所在的兴安盟是一个盟的中心城市,人口20多万,从他家开车到机场不过20分钟路程,路远不是问题,发件少却是问题。在当地,快递公司只有圆通、申通,全峰三家,“其中圆通的速度是最快的,但由于发件数太少,圆通都是2天一发货,自然就快不了。”

在距离红哥几百公里以外的内蒙古通辽地区,申通快递的承包商李成明(化名)却在为经营困境犯愁。他最近向总公司提出的汽运补贴申请,因为公里数差了三公里没有被批准,这几乎让他产生了明年不要继续经营的念头,“我每天一开门成本就是1800元,一车也就跑个3000多单,运输费就占一半。一个月收入几千元,开支就有好几万元。”

为了节省开支,李成明只能用小车,运货量直接受影响,“货量多的时候,小车拉不了,一天只能跑一次,跑两趟时间又不够用。”他无奈地说,申通总部只要求他们提高快递送货的时效,却并不关心他们的运营现状。他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,“总公司拨下来的派件费是1.5元/件。一件货从沈阳拉回来,每件成本是0.5元,给业务员开支派送1元,这1.5元全部用在运营上,有时还不够。”

内蒙古李明成的问题在西藏林芝地区中通快递的负责人彪达看来,派件不赚钱还不是大问题,因为他要面对的是如何不赔钱,或者少赔钱。从林芝总店到下属公司,距离最远的有几百公里,量少的时候,每件快递的成本就要达到100元,但公司拨发的派件费每件在1元,悬殊的收入差异,让彪达不得不从其他地方节省开支,“只好两三天拉一次,速度就慢在这里。”

派收件价差10倍无利润

对快递而言,收件出港的利润远远高于进港派件,这在业内众所皆知。目前,在边远的三、四线城市,受经济水平等影响,快递业所要面临的现状是派件数与收件数的严重失衡,也就是收与支的严重失衡。

在内蒙古通辽地区,李明成一天收到的快递达到3500件,但他每天往外送的单子只有350件,派件与收件之间的比例是10:1。这让李明成有些光火:“我们北方就只能给南方打白工。”

据他所知,杭州一个小县城,收件数就是派件数的2-3倍,一年营收至少在几十万元。而他这里,却只能为维持生计苦苦挣扎,“过去,收件按照15元计算,中间扣除2-7元不等的中转费,1元钱包装物料,1元业务员提成,派费1.5元,有时多的话能挣到9-10元。那个时候派件不多,还能维持收支平衡。”但现在随着派件数不断上升,通过收件赚来的利润就只能不断补贴派件上,一年营收50几万元,基本只能保持盈亏平衡。

即便是在利润相对较高的收件业务中,边远地区的快递分公司有时还不得不面对“中转部”的盘剥。“通辽到沈阳,沈阳到上海,有的地区可以直发,直发就快。但是我要是直发了,沈阳就赚不了钱了。”据李明成透露,在申通,公司对他们走大中转部是有要求的,“最直接的做法是对于可以走直接发货通道的货,公司不补贴你直发的成本,最后合计成本,你还得走大中转部。”

恶性低价竞争

在类似的边远地区,几家大的快递公司基本都是以承包制方式转租给当地人经营,为了争取客户,低价竞争正在搅乱当地快递业一池水。

中通在林芝地区有3个大点,12个快递员,在当地算是比较大的一家快递公司,口碑不错。但面临越来越多的私人进入这一领域,他们倍感压力。“不过4-5个人,就能承包一家快递物流。他们就做低价,一些快件11-12元就收了,我们现在只能跟他一样,原来至少也要14-15元,现在被压得没有一点利润。”

高价交通成本,越来越低的收单费,非良性的循环背后,是快递行业质量的每况愈下,西藏林芝地区一位淘宝店主透露,“原先负责林芝地区的申通做不下去就走了,现在外包给私人了,一个星期都出不了西藏,而且还丢件,我们都不敢走申通了。”

记者手记

小快递也要有尊严

由阿里马云掌舵的菜鸟日前宣布,通过大数据来打造全国2000个城市24小时送达的无缝隙流转的物流帝国,愿景宏伟而美好。但是在此之前,在打通几家快递公司之间的数据协作之前,如何整顿边远地区私人承包制,如何协调包括快递、中转部之间的利益,如何科学地、有计划地在原有基础上加大投入,有效弥补三、四线城市存在的运输难,收件与派件失衡的难题,真正让三、四线城市的快递有尊严,是摆在马云和他的菜鸟面前实际而客观的难题。

关键词: 马云(9)菜鸟网络(5)

责任编辑:中国IT网